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远振博客

黄远振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抚今追昔  

2017-06-11 07:13:11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与高考

2017年是中国恢复高考四十周年,近日各大媒体以各种形式纪念这一历史性盛事。

1977年恢复高考,喜讯传来,举国沸腾。由于我根本没有报考的实力,也就没有报名考大学的念想。之所以力不从心,说来话长。

1966年我小学毕业,“文化大革命”刚刚开始,父亲因历史问题被造反派下放农村,我被迫随父回老家,由居民户口转入农村户口,去“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了。父亲遵循“不读书也要学艺”的古训,叫我去学手艺,日后可养家糊口。先是学木匠,因个子小拿不动斧头,半年后改学竹篾匠,练起了“蹲功”(蹲在地上干活)。196916岁,到了分田种地的年龄,自动转为正式农民编制,在生产队摸爬滚打了几年,很快晋升“全劳力”(农民最高“职称”),每天挣10工分,约合人民币0.8元。1976年母亲提前退休,我有幸“顶替补员”,翻身成了人民教师,在家乡一所初级中学任职。

高考虽与我无缘,可我对它却有着特殊的情感。细细想来,大抵有三种感受。

一是羡慕之情。当时特别仰慕那些有能力参加高考者,他们是时代的幸运儿。家族中一位堂叔与我同龄,他小学五年制,66年已读了一年初中,后来一边跟他父亲学医,一边自学中学数理化课程;一位堂弟比我小一岁,文革开始时只读小学五年级,辍学后一边学骨科行医,一边苦读数学,学到了微积分程度。他们有先见之明,且多年刻苦用功,77年报名参加高考,均达到了录取分数线,但因家庭成分问题,政审不过关,双双落榜。1978年他们再次冲刺,如愿以偿。

二是悔恨之情。文革后失学,“被”返乡务农,家庭出身不好,少时心理自卑,总以为这辈子扎根农村,吃不上“商品粮”了。因此,一门心思学手艺,兢兢业业学种田。干农活颇有几分天赋,犁田、耙田、插秧、收割、打谷、挑担,样样都拿得起放得下,曾荣获生产队“插秧能手”的称号。可是,那时候从来就没有自学的意识,更无学习中学课本的自觉。到了恢复高考,才发现不自学读书是最大的失误。当人家满怀希望报考大学之时,我只能默默“望洋兴叹”了。

三是无奈之情。一个无力报考大学的人,却能够参加高考改卷,这也许是历史给我开了一个小玩笑:1977年高考,全省报考人数很多,改卷人员的需求量大,上级高招办要求各县从中学抽调一批教师参加阅卷;当时政府对评卷者无学历和职称的硬性规定,只要你敢上报,什么人都可以。学校领导指派我去改卷,我只能服从安排。那时闽清县隶属莆田地区,我们集中在莆田改卷,我被分配在地理学科,至于改什么题型、怎么改,记不清了。不过,有一件事倒是印象深刻:评卷期间有一天晚饭后散步,听闻厦门大学和莆田教师进修校的英语老师谈论高考题目,厦大老师居然用文言文翻译英语考题,本事了得!

从无缘报考大学到在大学里有缘研究高考,经历了整整四十年。四十载光阴,弹指一挥间。抚今追昔,感慨万千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6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