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远振博客

黄远振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阅读联想  

2013-05-21 06:29:09|  分类: 教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0”教案的思考

拜读北大陈平原教授讨论文学教育的文章[1],不禁回想起几年前给在职教育硕士讲课的那一幕:

“从形式上看,教案分详案、简案、0”教案。所谓0”教案,即不写教案、无形教案,这是对传统教案观的彻底批判与颠覆……”

顿时,全班欢呼雀跃、拍手称快!令我颇感意外。

课后反思“0”教案的遭遇。听者之所以对此产生如此强烈的共鸣,不外乎两种原因。一是厌恶现有教案管理的手段。一些学校繁琐刻板,搞“一刀切”,规定所有老师写教案,定期查教案,弄得人人疲于应付,怨声载道。二是误解了“0”教案概念,以为不必再写教案,这下子轻松了,可以解放啦。

应当承认,“0”教案是客观存在的,一些优秀教师上课虽没写教案,却能挥洒自如,驾驭课堂,照样出成绩。可是,“0教案并不等同于不备课,只是把有形的文本教案转变为无形的思维产品而已。从“创作”角度看,设计“0教案比写详案和简案更不容易,因此它不适合新手型和熟手型教师,即便是经验丰富的老教师,也不见得个个敢带着“0教案去上课。

采用详案、简案抑或“0案,取决于教者的教学风格与工作习惯,不妨用陈平原引用叶嘉莹[2]的话为证。

“一般说来,我自己对于讲课本来就没有准备讲稿的习惯。这倒还不只是因为我的疏懒的习性,而且也因为我原来抱有一种成见,以为在课堂上的即兴发挥才更能体现诗词中的生生不已的生命力,而如果先写下来再去讲,我以为就未免要死于句下了。”

显而易见,叶先生是典型的0”教案践行;她不写讲稿,是担心写了反而会约束自己的思维,不利于即兴发挥。资料显示,叶先生并非不预设不备课,她平时花大量时间进行阅读、思考与写作,总是在书房里默默地写着本专业的“大教案”,可谓“功在书斋,用在课堂”。

先生深入浅出、生动细致的讲演之风,赢得了同行和弟子一片掌声。对此,陈平原教授是这样评述的:

“这种不写讲稿、即兴发挥的‘表演’,难度很大——需要特殊的记性,方能随手拈来;需要丰富的譬喻,方能生发开去;需要生命的体悟,方能入情入理;……”

实际上,教案的有无或多少,因人而异、因校而异,大可不必强求一致、整齐划一。形同虚设的详案,比不过个性鲜明的简案;名不副实的有形教案,比不上深思熟虑的无形教案。实践中,书面教案与“0教案可以殊途同归,如课前用心预设,熟记备课内容,讲课时抛开教案,自由发挥、追求生成。这,或许是教案从有形到无形的必经之路。

实施“0”案难度较大,靠的是教者对专业的酷爱,有赖于长期累积和思考,考验着挑战自我的勇气。

笔者从事外语教学30余载,至今仍缺乏“0”教案授课的自信,惭愧!



[1] 参见《中国教育报》20105143版。

[2] 叶嘉莹,1924—,女,祖籍北京,早年师从辅仁大学顾随教授,修学中国古典诗词。20世纪40年代末移居台湾,后旅居加拿大温哥华,应聘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,讲授中国古典诗词,后任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,博士生导师。叶先生是学界大家,荣获加拿大皇家学院颁发的终身成就奖。在她八十诞辰庆祝活动的照片中,旁边是陈省身和杨振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4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