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远振博客

黄远振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随笔  

2009-10-19 20:11:34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编者按:本周刊登一则生活随笔,题为“三轮车”。作者是黄瑞贤,硕士,英语高级教师,现任泉州石狮市石光中学教务处主任。作者回忆了小时候乘坐三轮车的一次亲身体验,语言真实简洁流畅,不论是刻画与车夫的心理较量,或是描述坐车观光的享受,还是描写对母亲的关心和体贴,话语中无不透露出作者对人生的感悟,流露出对已故母亲的眷恋与感恩。

 借弟子一则短文,与诸位朋友分享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生活随笔 - 黄远振 -

三轮车

 

黄瑞贤

 

曾几何时,三轮车是泉州市区除自行车外最重要的交通工具,正如今天的公交车、的士和摩的。如果说那时古城的大街小巷是威尼斯纵横交错的脉脉水道,那三轮车就是它的“刚朵拉”。

 

小时的我跟着母亲回娘家,一下汽车,懒得走,巴巴地望着眼前穿梭的三轮车,企望母亲照旧不紧不慢地一招手,便有一辆三轮车嘎然停在面前,探下一张黑黝黝的、淌满笑意和汗水的脸孔。于是母亲说:“水门巷,多少钱?”,“浮桥,多少钱?”。壮实的车夫必定要试探性地报出稍高的价格,母亲看也不看他,温和但坚决地回报了个数,一般要少上四五角,车夫知道遇上个懂行情的主儿,笑笑说:“来吧,来吧。”碰到狡猾的车夫看我们老的老, 少的少(母亲四十岁上才有我,身体又多病),忙着讨价还价,母亲也不搭理,拉起我就赶路,那车夫就骑着车跟,走上一段,商量上一段,几个回合,最后败下阵来,摇摇头,铜铸一般的胳膊一把掀起两车座中的隔板说:“小孩坐里面。”母亲似乎早就了解这把戏,也清楚戏的结局,从容不迫,而早已按耐不住的我则是满心欢喜,一蹦而上。

 

我爱三轮车,有很多理由,特爱它不紧不慢。快,快得一会儿功夫兜遍全城,流动的风景象旧时小贩手中兜售的假照相机,一按一景,名胜古迹、商店人家、稻田果园,一一闪现。慢,慢得刚好来得及遍闻各种香味:路边油锅里翻滚的油条、源和堂的蜜饯、甚至路人手里绞着的麦芽糖,我都能大饱鼻福。最皆大欢喜的莫过于赶上黄昏要回郊外村镇的返家车,价钱不用讲的便宜,车主顾客一路上家长里短地聊着,不觉就到村口。不象上海滩的黄包车,旧时泉州的三轮车都是侧厢的,乘客与车夫几乎并驾齐驱,不遮视线,还方便聊天。听到乡音,母亲精神倍增,向车夫打听起父老乡亲,到了堤岸前那段斜坡,母亲必定让我下车帮车夫推车上坡。车夫则会坚持把我们送到家门口(一般车到村口就下车),待到付车费时又都客气起来,一个执意要多给,一个憨憨地推辞,一来二去,往往要争得脸通红。

 

在小小的乘客――我眼里,三轮车是安全、流动的小房子,不象汽车快得吓人,即使冲撞到什么东西,也只是弹一下就停住了,也不象脚踏车一停就要歪倒。稳稳地坐在上面,行人车流一慨不用考虑闪避,不必认得左拐或右弯,一任它悠悠然把你送到目的地,你就放心惬意地享受着这一路风光。唯一叫人忧心忡忡的是:旧日古城的石板路面仄仄不平,三轮车比两轮和四轮都晃得厉害,虚弱的母亲患有心脏病,颠簸得厉害时胸口就作疼。我早学会一上车就交代车夫:“师傅,捡平路走哇。”

 

如今母亲已去二十二年了,音容笑貌只能在梦里寻觅,而三轮车咯吱咯吱的声音也渐渐被机动车的喇叭声所淹没,它只能在日益喧嚣、日益拥挤的城市中见缝插针地寻找不太匆忙的顾客。车夫也悄悄年轻化了,外省化了,三十多岁的下岗工人,十几岁的打工仔,地瓜一样粗壮的棕褐色的小腿少见了,细细白白的脚扯着车轮吃力地追赶着现代生活的节奏。长大的我依然喜欢三轮车,但总要挑壮实的车夫才忍心乘坐,见不得车夫额上奔淌的汗水,每看到上坡时车夫立起来用力压踏车踏板就如坐针毡,恨不得下来推着他。母亲的话语已化解在血液中。

 

往事如烟,回望时萦萦绕绕在心头,生命中有都多少难以承受之轻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